在时间的洪流中,重塑精神和意志

  • 时间:2020-01-12 08:16:51
  • 浏览:15608
  • 来源:关注热度
在时间的洪流中,重塑精神和意志

导演贾樟柯(左)为“臧棣诗系”颁奖。

张克群获得“年度匠心写作”奖,其子高晓松(中)代为领奖。首都图书馆党委书记、代馆长肖维平(左)为其颁奖。

2020年1月11日下午2点,“2019新京报年度阅读盛典”在首都图书馆举行。除了发布“2019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榜单”之外,还发布了“大众阅读推荐榜”、“书评人阅读推荐榜”以及“2019新京报年度阅读生态报告”,尝试从多种渠道发声,为大众提供更丰富的解读,为社会提供更多参考。

“过去与未来之间”是2019年的主题。时代风潮在不断变化,我们的阅读和写作方式、看待世界的方式和行为方式,都发生了巨大转变。在过去与未来的洪流之间,我们该如何通过实践获得真实的生活经验和切身的时代感受?又该如何通过阅读重塑个体的精神和意志?这是我们需要不断反思的问题,也是2019年新京报着重提出的思考向度。

年度阅读推荐榜单:

《人,或所有的士兵》

“臧棣诗系”三种

《我的奋斗3:童年岛屿》

《思想产业》

《“山中”的六朝史》

《声入心通》

《东往东来》

《帝国的暮光》

《贸易的冲突》

《两个天才》

《人类起源的故事》

《少年赫比》

书评人阅读榜单:

《T.S.艾略特传:不完美的一生》《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家和他的时代》《寻找亚洲:创造另一种认识世界的方式》《黑羊与灰鹰》《黑箱:日本之耻》《声入心通》《伯林传》《想象一朵未来的玫瑰》《有所不为的反叛者》《夜的命名术》

大众阅读榜单:

《现代性赋格》《测量时代的好教育》《想象一朵未来的玫瑰》《教育的情调》《黑箱:日本之耻》《告别观念》《苏丹的犀角》《黑羊与灰鹰》《游艺黑白》《82年生的金智英》

年度特别致敬:

年度出版人:谢寿光

年度匠心写作:

张克群 《北京古建筑物语》

年度教育探索贡献:

E PLUS 北外壹佳英语、学而思大语文、北京师范大学亚太实验学校

●潮流

反潮流的匠心推荐

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不仅是一家媒体的阅读选择,同时也是对过去一年文化与图书行业的客观观察。根据书评周刊2019年的“阅读生态报告”显示,2019年图书行业发生了很大变化,5G、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让阅读进入了读屏时代,文化出版行业开始主动向技术与流量靠拢。

在潮流的推动下,新京报书评周刊也在积极适应时代。新京报社长宋甘澍提到了过去一年里新京报书评周刊的转变。“书评周刊不变的是气质,是对于办刊理念,深阅读方式和国家情怀阅读理想的一种坚守。变的是应势而谋,顺时而动,书评周刊周期快了,早已经不是周刊,也不仅仅是日报,甚至开始提供文化出版的及时动态的资讯。书评周刊传播的矩阵壮大了,除了新京报网、新京报、新京报APP,它还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微博、头条号等新媒体渠道,网络覆盖粉丝超过500万人。表达方式也丰富了,除了传统的图文,包括现在的视频、音频都在尝试。”

然而,虽然推荐图书的形式在发生改变,但在选择图书的内容方面,新京报书评周刊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原则与底质。选择年度推荐图书时,书评周刊编辑部做出了“反潮流”的选择,不从过去一年的热度与流量入手,而是回到书的本质内容,用认真阅读、逐本讨论的方式遴选出其中值得推荐的佳作。从2019年11月开始,历时两个月,上百本入围图书的讨论,邀请嘉宾与评委对书籍内容品评,最后诞生的这份书单,将会以反潮流的姿态经受时间与历史的考验。那么,在这样的时代变化中,要如何去推荐一本书,又要以什么样的标准去推荐书呢?

书评周刊主编马培杰代表编辑部对此发表了相关看法。“我们常说这是一个碎片化阅读的时代,于是很多人表示很悲观,但我们认为,不是阅读在碎片化,而是新技术的应用,让以前不读书的人,有了碎片的阅读。哪怕是只言片语,如果能让人受到启发,触动灵感,激起进一步的阅读兴趣,那我想,这毫无疑问,就不是一件坏事。而我们真正该警惕的是把碎片阅读本身当成阅读的全部。”

●致敬

更多声音,更多视角

2019年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的图书包含了文学、历史、社科、经济、儿童、艺术等多个面向,并且对时代状况与精神做出了一定观察和反馈。

往年新京报在考量当年优秀的国内原创文学作品时,通常只会推荐一本,但2019年经过反复甄选、讨论和投票,最终选择了两本原创文学作品。第一部“臧棣诗系”致敬诗人们对当代语言的贡献。贾樟柯导演在为臧棣宣读颁奖词时讲述了我们在当下为何要阅读诗歌的意义,“快速。高效。焦虑。虚无。社会的急速运转像一架带有强大引力的机器,对准每一个人,而诗人臧棣试图用语言悄悄纠正这一切。”

在大众传媒的文化视域里,当代诗越来越远离公众的期待,从以往居于文化中心的崇高地位加速滑向晦暗不明的边缘。当天臧棣因故未能到场,但他通过文字的形式表达了对于当代诗歌与阅读关系的思考。“当代诗和大众读者的关系是紧张的。但我的基本态度是,这种紧张关系不一定都是负面的,它有时也会起到督促作用。促使当代诗人去想尽办法,在表达和传播之间要么披荆斩棘,要么高空走绳,写出必须对得起伟大的汉语诗性的当代诗。”

另一本原创文学作品是邓一光的小说《人,或所有的士兵》。这本讲述抗日战争历史的小说成功地触摸到了时代的伤痕与人性,作者邓一光也来到现场,解释了自己给这本书命名时的用意。“人就是一个点,但是一个写作进入一个人的时候,是不能看部分的,一定要看整体,所以任何一个作家,如果人这个点不是他的一个世界的话,这个写作是失败的。所以我认为点是人类中间最伟大的。”

2019年有一部北欧文学作品也进入了关注视域——北欧作家克瑙斯高的《我的奋斗3》。出版方编辑提到,很多人会把克瑙斯高和普鲁斯特进行一定的对比,他具有一种召唤过往的能力,从日常生活中召唤出那些遥远的、可能已经被人遗忘的、但却非常珍贵的东西。普鲁斯特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恰巧可以作为克瑙斯高魅力的诠释:“追忆似水年华的读者不是我的读者,是他们自己的读者。我的这个书顶多只是一个放大镜,他们通过我的书走回了他们自己的往事。”

除了文学艺术作品之外,本次新京报的年度推荐中,不乏很多偏向学术类的书籍,例如从山岳文化这一微小视角入手来研究六朝历史的《“山中”的六朝史》,讲述中国与日本之间语词概念交流的《东往东来》、在国语运动和现代中国的问题上贡献了有力思考的《声入心通》等等。《东往东来》的作者陈力卫特意从日本赶来领取了奖项,《声入心通》的作者王东杰则表示,语言的问题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语言中,我们的语言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语言在变化,历史学家的研究也要不断追踪。

这次推荐让很多兢兢业业在出版行业奋斗的工作人员很受感动,他们没有想到这些平时不太会有读者关注的历史社科类书籍能得到媒体的年度推荐。其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的图书《东往东来》和《帝国的暮光》都入选历史类的年度推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的社长谢寿光也作为“年度出版人”得到特别致敬。

获得“年度匠心写作”致敬的张克群没能来到现场,但为现场读者特别录制了一段视频。张克群先生的儿子高晓松先生上台领奖时谈到,自己从小跟着母亲到处观察古建筑,曾经的古建筑颓败、真实,如今看来却很美丽,这些古建筑很真实地承载了不能被修改的历史。

童书行业在当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在2019年的年度阅读推荐中,绘本《两个天才》和儿童文学作品《少年赫比》也出现在最后的书单里。其中,《两个天才》“讲述了一个贴近儿童心性的故事,并传递出中国传统思想当中知行合一的精神”,《少年赫比》则以成长的故事帮助青少年理解成长的真正内涵。

除此,《人类起源的故事》也是一本值得注意的书籍,展示了当下古人类DNA的最新研究成果,对人类起源问题做出了颠覆性的阐释,或许在这本书之后,很多有关“人类从哪里来?”这个问题的历史研究都将面临重写。

与往年不同,除了常规的年度图书推荐外,2019年还额外生成了两个榜单。一个是书评人推荐榜单。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共有一百名书评人、作家、媒体人参与了评选,共有两本诗集、两部文学传记、一部旅行文学入选,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书评人的阅读喜好在文学方面多有侧重,大家关于阅读的某些共识在逐渐减少,而个性愈加突出,尤其对我们内部的精神世界有着更多的探索欲望。同时,其他几本有关社会议题和思想观念类书籍的入选也说明,书评人对于如何认识世界、如何反思当下有了更多诉求。另一个则是大众读者通过新京报书评周刊的线上投票得出的结果。通过这份榜单,我们可以看到另一个阅读向度:读者在阅读上对儿童、教育议题和女性议题有了更多倾斜。这两份书单展现了更多视角和声音,为读者呈现了更多元的阅读选择。

撰文/新京报记者 宫照华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更新时间:2020-01-12 08:16:51